福布斯专访刘明辉:把咖啡卖给星巴克

爱伲庄园官方网站-爱伲普洱咖啡,爱伲牛肉    福布斯专访刘明辉:把咖啡卖给星巴克

 

 

福布斯中文版 20124月上

 

为了在咖啡贸易中做好质量监控而建设咖啡园,为了解决咖啡园有机种植问题而发展牧场……一个来自爱尼族的牛仔,如何在星巴克数以千计的供应商中被挑中?

 

 

 

/吴晓波

 

 

一身古铜肤色、带着高尔夫球帽的牛仔——见到刘明辉的时候,他正要开着越野车去巡视咖啡园,路上几乎每小时都会接到三四个陌生电话,或是采访或是各种协会、基层政府的考察安排;还有与星巴克的合资公司将在云南普洱市运营2 个咖啡加工厂,收购、加工和出口云南咖啡,这些都需要他马不停蹄地去实地考察。

 

2012 3 月以前,刘明辉还是过着自己的“现代牛仔”生活:每天早上起来练一下拳击,或者去打几个小时的高尔夫;中间用电邮电话遥控公司的运作;下午收到公司汇报的今天所收购的各级咖啡的数量后,再向瑞士总公司下指令,根据当天期货市场牌价卖出一定日期后交货的产品,实现利润锁定。

 

虽然名下有6 家饭庄、2 个咖啡园、2 个咖啡加工厂,4 个牧场和一个大型肉牛屠宰厂,由于都聘请了不同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刘明辉每周也只有需要开一次例会以及去巡视一次咖啡园和牧场。

 

但自从2012 2 6 日,刘明辉名下的爱伲集团与星巴克正式签订协议,成为其中国咖啡行业中的首家合作伙伴后,这种悠闲生活不再,他成为了一时间的商业明星。

 

17 岁之前,刘明辉还是一个地道的爱尼族孩子,生长在云雾缭绕的无量山下,偶尔会想象一下山外的世界,经常与小伙伴们把咖啡树上那些红彤彤的果子摘下来直接当零食吃。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将会与这种清香中略带柑橘酸涩味的果实联系一生。

 

 

 

刘明辉自认一直是一个追求天然与生态的牛仔,

 

他的商业理念是道法自然。

 

 

 

 

17 岁,刘明辉考上华南热带农业大学热带作物加工专业,成为县里仅有的几名大学生之一。1988 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当地选拔人才,希望通过推广咖啡种植带领农民脱贫。刘明辉通过了考试,经过外语培训后又派到了欧洲,更全面的学习咖啡知识,然后回到云南,与技术员们一起手把手地教会农民怎样培植和加工这种新的作物。

 

咖啡推广计划结束后,见识了西方商业运作的刘明辉,决定放弃公务员生涯,追寻自己的咖啡梦想。当时他有2000 元积蓄,加上借来的2000 元,从自己最熟悉的咖啡入手创业。他跑遍了整个昆明翠湖,最后和一个画廊老板协商这里白天卖画、晚上卖咖啡,租金平摊。

 

他擅长选取优质的咖啡豆,在一种艺术的氛围中提供现磨咖啡,很快吸引了旁边翠湖宾馆的众多外籍人士成为熟客,同时刘明辉还兼营小批量的咖啡出口贸易。积累到20 万元后,刘明辉便开了昆明首家大型少数民族歌舞风情的园林餐厅——爱伲山庄,后来这个也成为他集团的名字,既有爱尼族的含义,也有爱护顾客、专注品质之意。

 

1997 年,刘明辉在美国纽约注册了咖啡国际采购公司Sunlight,在美国销售云南的咖啡,并向当地的咖啡种植户收购阿拉比卡咖啡豆(小粒咖啡的品种名),出口给北美、欧洲的咖啡品牌商。

 

这个时期他开始积累欧洲咖啡业的人脉,不过他也很快发现了作为采购商的弊端:经常会出现样品让客户赞叹叫好然后下单后,发过去的货柜却出现品质参差不齐的情况而接到投诉。1998 年,为了进行更好的品质把关,他做出一个重要决定:回国建设自己的咖啡园,从源头种植、收购到烘焙加工的所有环节都由自己来进行质量把关。

 

但初出茅庐的刘明辉低估了农业靠天吃饭的风险,1999 年云南出现大面积霜冻,因为反应不够迅速,5000 亩刚开始开花结果的种植园全部冻死,他只能自己单身一人扛下几百万元的亏损。一切又得从头再来——重新购置种苗,理顺管理,以每户为单位将咖啡基地分包。直至2002 年才获得第一批咖啡豆。不过,他坚持人手采摘、只挑选成熟的饱满的咖啡豆这种方式,尽管在当时看来效率较低,却赢得了欧美客户的信赖,包括德国的Bernhard RothfosTchibo,瑞士的Blaser 等都与其签订了供货合同。

 

2003 年,刘明辉的咖啡园亩产量从最初的600 公斤达到了1800 公斤。并且通过德国贸易商eaugene 向星巴克出口了两个集装箱的一级咖啡豆( 每个集装箱标准重量为19.8 ),这成为刘明辉与星巴克合作的良好开局。

 

在和星巴克开始合作后,星巴克公司对种植标准,特别是肥料选用上的严格要求,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种压力却令他在积极寻找解决方法的同时,无心插柳地又开创了一项新事业:肉牛牧场。爱伲集团的咖啡园种植标准很规范,每棵咖啡树以间隔一米的距离播种,每亩只种333 棵,只施有机肥。一棵咖啡树每年需要5 公斤的有机肥,每年需要1200多吨的有机肥,费用约1200 多万元,这还不算运输和人工。初期他们是通过向农户收购牛粪、自己饲养猪牛鸡等解决,但远远满足不了需求。2004 年秋季,他在考察咖啡园新址时看到了许多经营不善的国营牧场受到启发,决定承包牧场饲养肉牛,既可以解决有机肥问题,又能够为自己的旗下的6 家爱伲山庄提供肉牛,多出来的肉还可以对外销售。

 

2005 年,刘明辉在普洱市承包了4个总面积达10 万亩的国营牧场,并从澳大利亚引进牧草和种牛。为解决肉牛掉膘问题,2008 年在云南省科技厅的支持下,刘明辉又以300 澳元一天的费用,从澳大利亚圣得鲁斯养牛协会请了两位专家过来,帮助改进肉牛舔砖(改善牛羊健康状况的营养饲料)。随后在澳洲专家的指导下,刘明辉发现在云南地区被农户当做废料烧掉的上百万吨甘蔗稍,可以通过青贮技术制作成饲料,解决了肉牛育肥期一天要吃20 多斤粗饲料的成本难题,上述两种改进令其养牛效益比传统方式增加30%

 

刘明辉以每吨百元左右的价格收购甘蔗稍,增加了当地农户的收入,还开始派技术员到各个有养牛基础的村寨,教会他们用甘蔗稍制作饲料的方法以带动大量农户养牛。为了解决农户担心牛养出来后无人收购的问题,他又在澜沧县建设了一所肉牛屠宰加工厂。

 

这个厂每天能屠宰100 头牛,爱伲牧场的肥牛只够加工2 个月,要保证每个月的生产量,还需要约3 万头。爱伲集团不仅亲身示范养牛业的运作,还无偿提供450 余头基础母牛、100 头种公牛、10 吨牧草种子、100 吨皇竹草种苗、100 余吨舔砖给农户,对其进行技术培训,扶持带动农户1400 户发展肉牛养殖,其牛肉因为采用有机养殖的方式以及通过科学方式排酸,改变了云南高档牛肉只靠进口的局面。这样一来,咖啡园扩大种植所需要的

 

有机肥问题也顺利解决了。

 

当自己的咖啡园种植不能满足迅速上升的需求后,刘明辉开始向农户收购咖啡豆,但他并不像其他同行一样,与农户签订固定价格的排他收购协议,通过收购价与销售价之间的差价获利。而是根据每天的国际咖啡期货市场牌价,制定出根据市场价格浮动的合理收购价,收购的对象只选择市场上最优质的成熟咖啡豆。公司的利润来自于汇率差价以及政府对公司的5%退税优惠。

 

尽管这样会导致议价能力不高以及毛利率较低,但是却能令他的产品永远保持恒定的水准,确立品牌优势。2010 年,爱伲集团出口到欧盟和北美的咖啡豆创造历史记录的达到了7500 吨。但到了2011 年,由于国际咖啡豆价格大幅上涨,很多农户为了增加效益,出售咖啡豆时采用好坏参半的方式。为了坚持质量,刘明辉大量拒绝收货,2011年其出口的咖啡豆锐减至2500 吨,这种追求质量可以牺牲产量的做法,赢得了星巴克和其他国际大公司的信誉认可。

 

刘明辉一直自认是一个追求天然与生态的牛仔,他的商业理念是道法自然,象法国红酒庄一样,以天然生态的方式栽培具备个性化口味的优质咖啡豆,而不是标准化、大批量的速溶咖啡粉。

 

尤其是2000 年咖啡园因霜冻失收的教训,让他开始思考过去通过砍光山上的树和草,刨平土地以梯田方式种植咖啡树的弊端。在考察了牙买加、哥斯达黎加等著名优质咖啡产地后,他摸索出“雨林咖啡”的种植模式。在爱伲集团最著名的曼中田雨林咖啡种植园,高山丛林中的大树、草丛都保持原状,只是在树下挖出一个个土坑,种下来自哥斯达黎加的咖啡种苗,既提高了土地利用率、节省人力成本,又能让大树和草丛为咖啡种苗遮阴、保湿、抗冻,枯萎的树叶还可以成为咖啡苗的肥料,就像哥斯达黎加有些地方的咖啡树与菠萝树与咖啡共生一样,不但保证了咖啡树的存活率,还让咖啡豆带上水果的馥郁香气。这种雨林咖啡也不像那些生产速溶咖啡粉的同行一样采用机器采摘的方式,永远只坚持人手采摘,以确保其咖啡豆的成熟度以及质量等级。

 

与外界想象的不一样,刘明辉最骄傲的事情不是与星巴克合作,而是以这种天然生态的多样性种植方式,培养出等级可以媲美蓝山咖啡的优质咖啡豆。2012 114 日,星巴克特聘派到爱伲集团负责质控的杯品师Jeremy Wakeford 测试,编号为160 号的样品得到了最高分:81.5 分。

 

 

 

刘明辉希望创造出恒定品质的高端云南咖啡品牌,

 

更希望通过推广曼中田咖啡园的“雨林咖啡”种植模式

 

 

 

 

Jeremy Wakeford 在写下“香气馥郁而愉悦,酸度明亮而轻快,醇厚度优良,风味如同柑橘般清爽,令人印象深刻”的评语后,Jeremy Wakeford 忍不住感叹:这是我此生尝到的为数不多的好咖啡之一,如果将它放在橡木桶中,我无法将其与蓝山咖啡区别开来。

 

刘明辉得知这个消息后,好奇地去查找160 号咖啡豆的产地,最终结果令他狂喜:这正是爱伲集团的两个咖啡种植园之一的曼中田庄园生产的咖啡,“咖啡中的蓝山,就如同红酒中的拉菲,那是世界级品质的代名词。”刘明辉激动了:“我26年的投入,终于在云南种出了世界级品质的咖啡豆。”

 

曼中田咖啡园原本是爱伲集团普洱牧场山顶上的一块坡地,因为太陡,牛无法上去吃草而闲置。后来刘明辉经过时发现这是一块合适种植咖啡的天赐之地,因为这里平均海拔1500 米,高海拔地区的咖啡生长周期长,积淀了丰富的营养物质,风味、口感、品质一流,又正位于山的背阴面,适合咖啡豆的喜阴特性;而且山下牧场中产生的大量有机肥料,可以直接运

 

到山上使用。2011 年是曼中田咖啡园的第一次收获,没想起其品质是如此出色。爱伲集团现有普洱和宁洱2 个咖啡加工厂,年处理带壳咖啡豆3 万余吨、生产商品咖啡豆约2.3 万吨,年产量仅30 吨的曼中田庄园咖啡则会成为爱伲集团的拳头产品,将借鉴法国红酒庄园的模式,打造爱伲咖啡庄园,让人们能了解咖啡的种植、烘焙、制作成饮品的各个环节,以及在大城市开设曼中田咖啡馆打响品牌。

 

此外,曼中田咖啡庄园还成为目前云南咖啡的种苗基因库,负责各种海外种苗的推广种植。去年底这个基地引入了23种哥斯达黎加、牙买加的优质咖啡种苗,目前已经有两种新品种经过测试后开始播种,种植了600 亩。其他种苗经过试验后,政府相关机构会选择适合在当地培植的品种,对云南其他地区的咖啡产区进行雨林种植模式的大力推广。“也就是说,未来云南的咖啡园希望购买优质种苗的话,都会到曼中田来”。

 

阳春3 月,刘明辉站在曼中田咖啡园,远眺山腰连绵起伏的高山牧场,喜忧参半:咖啡园的苗圃里,从哥斯达黎加引种过来的种苗长势良好,新品种有望今年六七月份开始试种;但3 万亩的高山牧场缺水已经很严重,大树开始枯死,草根也开始发黄,吃不到草而掉膘的牛要继续往西双版纳的牧场转移。

 

刘明辉说,任何一次对地球新的开发,虽然会给人类带来物质上的享受,却也给人类带来了生态的灾难。人们虽然能喝到越来越便宜的咖啡,但咖啡种植者相同面积收入的下降只能通过扩大种植面积来稳定自己的收入。

 

他未来的目标不是产量或者咖啡园区规模的不断扩大,而是希望创造出恒定品质的高端云南咖啡品牌,更希望通过推广曼中田咖啡园的“雨林咖啡”种植模式,以有机咖啡园这种可持续的生态环境,履行保护地球的使命。

2021年1月20日 17:14
浏览量:0
收藏